您的位置:英皇娱乐网站 > 信息公告 > 关于资本利得税、教育改革、父母团聚…我们刚

关于资本利得税、教育改革、父母团聚…我们刚

2019-05-02 03:25

  近日,天维网记者专访了工会议员、少数民族事务部次长Michael Wood,就华人朋友们目前最关心的一些问题进行了解答和讨论。

  上月,税务工作组(Tax Working Group)公布了其最终报告,其中最惹人眼球的是报告中建议新西兰政府广泛征收资本利得税,这涵盖了出租物业、土地、商业、股份等等,排除自住房。报告称,此举预期可在5年内征收83亿纽币,再通过减税的方式返还部分给纳税人。这样,所有纳税人每年可以通过减税多收入$420 - $595。

  此消息一出,立刻在华社引起了热议。有人大喊不公平,担心这会打击房市和投资领域;也有人表示,新西兰早该这样了。

  Michael Wood表示,这是税务小组提供的建议,政府会花时间去认真讨论是否采纳。

  一些评论者将税务小组提出的资本利得税形容为“赖皮狗”、“嫉妒税”、“对新西兰生活方式的攻击”和“对新西兰价值观的攻击”

  “是的,我也听到了很多这样的言论。我想说的是,基本上每个发达国家都有资本利得税,美国、德国、澳大利亚我们看看这些国家,资本利得税对于他们而言是再平常不过的事。”

  Wood说,实际上在资本利得税方面,新西兰在过去是一个“不走寻常路”的国家。

  Wood还表示,一些人将资本利得税看成是一种惩罚,“我并不认同这种看法”。

  他解释道,在文明社会中,缴纳税款是居民应该做的事情。这样政府才能够在学校、公共道路、医院等方面进行投入,以造福于民。

  记者提出疑问,你担心资本利得税会对新西兰经济造成打击吗?毕竟这会让投资者更加谨慎和小心。

  Wood回答道,“不,我认为答案是相反的。目前新西兰经济面临的一大问题是,我们有太多钱都流入了投机者手中,比如房市,而太少的钱用于生产再创造。”

  Wood称,与其他国家相比,新西兰在房市中的资金太多,原因之一就是这里没有资本利得税。

  “一些伦敦和新加坡的报纸写到:去新西兰投资房产吧,你会挣很多钱,因为他们没有资本利得税。”

  Wood表示,当然,通过海外限购法新西兰已经阻止了这些投机者的到来。不过新西兰国内仍然需要有创造更多好工作、更多有利于生产力的投资出现,但房地产行业还没有做到这一点。

  “就税务工作小组的报告而言,我听到公众讨论得最多的是希望建立一个公平的税收系统。” Michael Wood说。

  他举例道,一个人不管是在工厂还是律师事务所工作,他都需要为自己挣得的薪水纳税。但另一人通过卖房子赚了钱,他们很可能就不会纳税。这公平吗?

  “将各行各业的税收进行一定的平衡是关键。另外,正如税收小组提出的那样,我们可以在其他领域减少税收,这也是一种平衡。我想这一点人们都会很喜欢。”

  Wood:“是的,这是我们需要在税收系统中审视的一个问题。很多国家,包括新西兰内在都会使用税收系统来保证国家之间的贫富差距不会太大。这也是工党的政策之一。

  “在过去30年,新西兰的贫富差距变得更大了。税收系统并不是解决该问题的唯一手段,我们还会提高低收人群的收入等。税收系统不会让所有人的收入都一样,总需要留出一定的差异空间,但我们需要达到一个合理的平衡点。”

  记者:“但一些人表示,我用辛苦挣来薪水去纳税,而政府却用这些钱去帮助那些根本不愿意工作、领福利的人,这公平吗?”

  Wood:“是的,我也听到了过一些这样的顾虑。但实际上,政府花出去的大部分钱是新西兰人都能享受到的。比如国防、公共医疗、社会福利(其中大部分用在了养老福利上)、教育以及交通投入等。

  “实际上,我们需要考虑的不是要多征收多少税,而是如何寻找到一个公平的平衡点,这也是税务小组的报告中提出的建议之一。如果能够将资本利得税收用于减少个人所得税,这也是取得平衡的一个方法。”

  上月,教育部长Chris Hipkins宣布了关于未来新西兰工作技能培训教育的公众咨询案,提议将新西兰现有的16所理工学院和技术学院合并为一、统一管理。

  在过去的两年里,新西兰政府被迫花费1亿纽币来救助四所理工学院。新西兰整个技能培训教育行业在2017年损失了5300万纽币。政府预计2019年大多数院校不会出现重大的经济好转。

  因此,教育部提出要将现有的16个技术和理工学院(Technology and Polytechnics,ITPS)合并为一个整体,创建一个“新西兰技能与技术学院”,该组织将管理资本和运营预算、人员配备、学生和学习管理系统等。

  对于这样的提议,不少网友表示质疑:应该深入调研一下亏损甚至破产的原因是什么,而不是大家合在一起吃大锅饭。

  “事实上,新西兰是一个不到500万人的小国家,却有16所理工院校。目前这些学校都各自为阵,从制定课程到设立学科等其实有非常多的重复性工作。合并到一起后,能够很大程度减少各种浪费。”

  Wood解释道,“比如你要制定一个木工课程,奥克兰的学校和因佛卡吉尔的学校在这个课程上需要有区别吗?所以,目前的一个问题就是这些理工学院都在进行一些重复性工作,我们需要提高这些学校的工作效率。”

  “去年,新西兰政府拨款去帮助几所即将破产的学校,我们不能再让这个情况恶化下去。”

  Wood:不是的。理工学院面临困境的原因很多,受失业率影响,也因为学校没有进行规划。这些学校之间相互竞争,花费了大量的金钱去打广告。但如果它们都被统一管理,这样它们就只有一个目标:更好地服务于学生。

  父母团聚移民一直是华人朋友们非常关心的一个线月,国家党宣布暂时关闭父母团聚移民2年后,这一签证至今仍然没有任何新进展。

  其实,早在2018年年初,新西兰移民局就表示他们将开始“清盘”工作,并预计将于2018年6月末把现在积压的所有申请全部审理完毕。但人们等到2019年,移民局也没有给出更多关于父母团聚移民的消息。

  在天维网的专访中,Wood表示,“今年年中,政府会就父母团聚移民问题给出答复。”

  “国家党政府在2016年宣布关闭父母团聚移民,我们一直很明确地表示会对此进行重审,会将其作为一揽子移民政策改革的一部分。我也将自己的一些看法转达给了移民部长Iain Lees-Galloway。”

  Wood说,目前一系列移民政策变更正在咨询中,移民部长已经表示大约在今年年中会给出关于父母团聚移民的答复。

  “我们知道,关于移民政策,大家都想要一个确定性。我们希望在今年年中时能够给大家一个确切答案。” Wood说。

  Wood表示,就他个人的观察来看,父母团聚移民对于绝大部分人而言是家庭团聚的一个重要方式。

  “但一些情况下,这个政策被滥用了。一些父母来了之后,子女却离开了。子女把父母扔在新西兰,没有尽到赡养的义务和责任。如果要重启这类签证,这个问题是我们必须要考虑和解决的。” Wood说。

  采访最后,Wood表示,政府致力于与少数族裔建立更紧密的联系,希望听到大家的声音和意见。目前,他和少数事务部长展开了一系列与少数族裔沟通和互动的活动,希望大家能够积极参与,说出自己的意见和建议。

本文链接:关于资本利得税、教育改革、父母团聚…我们刚